京城之中有几个比较著名的别墅区。比如运河号。还有赵苍龙、韩文府住的远洋临湖。马胖子的丽都王府别墅。位于颐和园附近的“西山御园”。

范洋这些年尽干些纨绔子弟的事,手里没什么闲钱。但黄明远则不同,有范洋的牌面赚了不少钱。否则他也不会之前去容城联合当地的纺织协会投资。

他早在“西山御园”这里买了一套双拼别墅,三层楼高。均价是0万每平米,他这栋别墅的价值现在约.5亿。

晚间的饭局便是在这间门牌号为003的小别墅里,安排的是自助餐形式。

井高坐车准时抵达。黄明远早在门口等着,带着点热情的笑道:“井总,你好,你好!”

好像两周前在香河高尔夫会所里,对着井高背影骂“草”的人不是他。

井高和黄明远握手,微笑着道:“黄少,你好。”他虽然没有达到演技如神的地步,但是这种场面活儿还是应付得来。赵苍龙的倒台,还需要范洋背后的人发力。所以,他接过范洋递来的橄榄枝,过来赴宴。虽然是各有各的利益、想法,算不上“合作”,但没有必要把场面闹僵。

黄明远哈哈一笑,做个手势,“井总,请!”边在前面带路,边道:“李伟那事范哥打过招呼了,你回头让律师去办一下保释就行。”

井高微怔,随即笑道:“黄少,谢了。”这事其实没所谓。赵苍龙、马胖子都是秋后的蚱蜢,蹦跶不了几天。李伟不会有事。能提前出来,只是个顺水人情。当然,顺水人情也是人情,他得谢一声。

一楼大厅里,钢琴声悠扬。宾客都是些青年男女,各自交谈着。人数约十几人,很宽敞。

一眼看去,给人的感觉就是仿佛进了花丛。来的女生有点多,而且质量颇高。

“黄少,这位是…”被一群男女簇拥着的一个青年走过来打招呼,他约莫二十四五岁,黝黑、壮实。随着他迎过来,跟在他身边的男女们都过来。一双双眼睛打量着井高。

夏日小院儿里的小妹妹

黄明远笑呵呵的介绍道:“这位是井总,范哥的朋友。这是张虎,玩跑车的。他买车的时间比买菜的时间多。”

这话就有点意思。正常人都会去超市买菜,买车的时间比买菜多,身家很雄厚。

井高笑着伸出手,道:“张少,我们又见面了。”张虎这个外貌太有特点,很好人。一个多月以前,他在国贸的地下停车场里,和张虎聊了两句。

“井总,你好啊!”张虎有点没认出井高来。当初井高还是个胖子,现在再看井高,不说练出八块腹肌,起码身材很匀称。“井哥,你叫我虎子吧。”

张虎什么眼力?黄明远亲自在门口迎接,别拿黄明远不当回事,他在圈子里也是很威风的!而且,明说是范大少的朋友。这得什么身份。他叫一声“哥”不吃亏。

井高微笑着点点头,道:“平辈相称吧。你直接叫我的名字井高。”他没兴趣随便给人当“哥”。谁知道里头有什么水?

寒暄两句,黄明远很场面的道:“大家玩的开心,等会聊。”井高跟着黄明远上楼去见范洋。

一个长腿的性感美人,穿着长衫,短裤,若有所思的看着井高。她之前见过他。

二楼的客厅之中约七八名男女三三两两随意的各自聊天。有的坐在沙发上,翘着腿,有的拿着酒杯和女孩子闲聊。隐约的以居中的范洋为首。

井高一眼看过去,令人印象最深的不是居中的中年男人范洋。而是旁边一个白发青年。个头挺高的,五官非常俊秀,长相有点偏女性的柔美。

他身旁有两个女孩,正坐着和他闲聊。一个高冷艳丽,一个清新娇美。

井高却是一愣。又遇到熟人了。清新娇美的女孩自然是萧雪嫣。

萧雪嫣见到井高也是一愣。但这会儿没法和他说话。井高直接被黄明远引着往范洋而去。

范洋正在和一个脸瘦长的青年闲聊非洲的见闻,见井高过来,递了一只烟给井高,微笑道:“井总,欢迎。”姿态还是有点拿大。

井高摆摆手,“我不抽烟。范少,客气。谢谢你的邀请。”

长脸青年看着两人言语交锋,招手叫侍者过来,拿起香槟抿了一口。

范洋脸色有点黑。他发现他对这个井高实在是喜欢不起来。要不是看在井高“弄掉”赵苍龙的份上,他真没兴趣和这人打交道。玛德,很就没人这么不给他面子了。

井高从侍者的酒盘子里取一杯红酒,道:“范少,我敬你一杯。谢谢你为我组这个局。”

这话不是井高扯淡,是黄明远上午打电话时说的。今晚这个局,是专门为井高组的。主要是喝喝酒,介绍一些朋友相互认识。不说别的,扩展下人脉。

范洋的脸色这才好看一点,举杯道:“请!”

井高将一杯红酒干了。

长脸青年拿着酒杯,心里发笑。范大少这是被井总牵着鼻子走。这位井总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啊!一硬一软,将范大少如同面团一样揉搓。

黄明远笑道:“井总,这红酒是范哥十年前送法国空运回来的。现在就剩二十几瓶。专门用来招待你。”

井高点点头,“谢谢。”这种场面话听听就行,但不得不说黄明远做人比范洋强得多。

范洋心情略好点,介绍道:“这是何子杭。外面不是传什么京城四少吗?过两年就得换成他上位。”

何子杭笑道:“那不能。万达集团和王大少风头正劲呢。”很谦虚。

黄明远道:“何少,别谦虚。Sh的主营业务就剩下租赁,一直在卖卖。而且因为捐款的事情,名声不佳。我看潘公子就不如你。”

范洋很摆谱的一指,“井总,何少家里做实业的,年初刚从非洲回来。我们刚刚在聊钓鱼岛的话题,你怎么看中日双方在这里的冲突?”

井高抿抿嘴,道:“我先听听何少高见。”

何子杭就笑,“井总太客气。咱们国力上来了,日苯肯定争不过咱们。别看网上网民们老是骂,说我们没进2海里。但局势只会对我们越来越有利。”

井高道:“我搬运一个观点。人大的金教授讲的。日苯为什么在明知道争不过的情况下还要和我们争。原因在于,他们害怕失去琉球。钓鱼岛是琉球的大门。日苯如果失去琉球,基本就剩下四个本岛,会被钳制的死死的。”

菠萝视频app黄动漫版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