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张家这所谓的乾坤阴阳镜,秦川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毕竟对于法器这一块秦川还是知道的太少,这一点根本无法和叶谦相提并论。再怎么说叶谦那也是九界第一仙人,炼器炼丹的行家里手。

不过好在秦川等人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叶谦此刻虽然不在现场,但他的神念却足以覆盖到整个岭南张家,对于张昊的这场证名之战叶谦一直都有所关注着,至于那个什么狗屁的乾坤阴阳镜在叶谦看来确实是什么都不是,只要稍微有点修为,懂些阵法的人都能够破解。

此刻的秦川虽然丢出了自己的法器,但心依旧是忐忑不已,他不知道这法器会不会如叶谦说的那般有用,还是说会如同张昊的赤龙吟一样一下子消失在了乾坤阴阳境的照射之下。

那一道金灿灿的光芒随着秦川的呵斥是立刻在天空闪耀了起来。

叶谦锻造的这金箍确实有不容小觑的威力,也许这金箍对于张昊来说并没有什么大的作用,但这玩意对于天空不断旋转的乾坤阴阳镜来说却有致命的杀伤力。

耀眼的金光只是片刻时间笼罩了整个灰色的天空,乾坤阴阳镜那白色和红色的光芒在这一道强大的金光之下居然开始变得晦暗了起来。

不过算如此,张家那位大长老依旧在坐着抵死挣扎。

“哼,凭着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法器想破我张家的乾坤阴阳镜,做梦去吧。”

“血祭,血色天下,今晚,你们所有人都要死,都要死!”

癫狂的声音带着一丝丝悲壮的感情开始在空不断的咆哮着,似乎是那最后的悲鸣一样。

地面,黑龙卫凄惨的叫声依旧在不住的哀嚎着,此时此刻在乾坤阴阳镜的血祭模式之下,这数十名黑龙卫已经损失了一大半,那恐怖的力道在不住的咆哮着,发出他今晚最恐惧的怒吼。

而蓝剑这边,杨军,狼牙以及纳兰晴儿都有些开始顶不住了,她们感觉自己身的力量在一点一点的消失,流向半空那乾坤阴阳镜之。

清纯可爱滴少女户外唯美写真

“怎么办,队长,你的法器到底行不行啊?”

狼牙开始疑惑了起来。

而此刻的秦川也是满脸懵逼,似乎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

此刻的所有人几乎都将目光转向了半空,盯着天空的那金箍和那乾坤阴阳镜。似乎所有人的命数现在都开始掌控在了这两样法器的手,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命运到底会走向何方。

在蓝剑之方靳磊和纳兰晴儿的修为算是最弱的了,他们也是最先开始撑不住的。

随着乾坤阴阳镜的光芒在不住的绽放着,方靳磊和纳兰晴儿已经开始瘫软了下来,呼吸也开始越发的薄弱了起来。

“完了,完了,难道小爷的这条命今晚要交代在这里不成了!”

豆大的汗珠不断的从方靳磊的脸落下来,伴随着方靳磊那无奈的哀嚎之声。

“该死,该死!”

死死的捏着拳头,此刻的秦川也是焦急到了极点。

不过在所有人都感觉到生命的活力在不住的流逝的时候,天空之忽然出现了一抹怪异的景象。

秦川的那金箍此刻是直勾勾的停靠在了乾坤阴阳镜的对面,不住的颤抖着发出一阵阵嗡鸣之声。而那乾坤阴阳镜也意识到了金箍的威胁,转动的速度也开始放缓了下来。

两件法器这样相互对峙着,似乎谁都不愿意先放手一样。

此刻如果有精通法器的人在这里的话一定能看出,这两件带有灵性的法器此刻正在通过自身的器灵在进行交流。只不过这种法器与法器之间的交流下面的人并不是看得太懂。

在进行了一阵对峙之后,秦川的那金箍忽然发出了一阵紫色的火光。

而乾坤阴阳镜则是急速旋转,火光不住的打在乾坤阴阳镜的镜面之,然后却又被折射了回去。

望着这怪的一幕,张家那已经剩下了半条命的大长老忽然冷笑了起来,癫狂道:“呵呵,没想到你到是一件不寻常的法器,不过凭你这点能耐是奈何不了我的。”

说着,那如骷髅一般的手掌忽然张开,猛的怒吼了一声道:“天地无极,万物泯灭,杀!”

随着这一声呵斥之音,那乾坤阴阳镜似乎感受到了自己主人的召唤,开始再次疯狂的转动了起来,那速度之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红白光芒相间在一处,混合而成一道恐怖的光束。

此刻的秦川立马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一疼,哇啦一口鲜血立刻从秦川的口喷了出来。

手捂着嘴角,秦川旋即骂骂咧咧,道:“该死,真是该死,叶谦小子,你坑爹呢?”

此刻的秦川第一时间认为自己的法器根本制衡不了那乾坤阴阳镜,所以他把所有的火气都丢到了叶谦的身。

不过对于秦川的埋怨,叶谦的声音却是一阵无奈,长吁道:“哎,真是可笑,真是可笑。有个宝物给你你却不会用,秦川这锅我可不背。”

秦川怒极,道:“老子管你背不背锅呢,赶紧的想想办法,现在究竟该怎么办。”

叶谦的声音再次长吁了起来:“怎么办,凉拌咯。”

“你手里这金箍可是天下之刚之物,但你却偏偏去长用短和人家拼法术,怎么可能不败呢?秦川,有时候做人还是要简单粗暴一点的好,直接撞去不行了,万事皆休。”

“直接撞去?”

听着叶谦的话秦川先是一愣,然后似乎联想到了什么:“你是说直接用这金箍撞击他的乾坤阴阳镜?”

“废话。”叶谦的声音不耐烦道。

而秦川却是仰天大笑,似乎感悟出了什么道理一般。

“我懂了,我懂了,哈哈哈!”

一边说着秦川连忙低头,朝着自己的手指猛的咬了一下,一滴鲜血立刻迸溅出来,而秦川则是笑意艳艳,一挥手道:“去吧,给我破!”

那金箍和秦川本身是血脉相通的,如今受到秦川血脉的指引,那金箍好像发疯一样的动了起来,朝着那乾坤阴阳镜撞击了过去。

紧接着,一声剧烈的炸响之声在天空之开始蔓延了开来,威力十分巨大,震得地面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秋葵视频app破解下载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