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家兄弟胆战心惊的往后退。

陆凡龙道:“你疯了吗?你难道想要杀人吗,这可是法治社会,你杀了我们,你也好不了!”

李炫不为所动,继续迫近。

陆凡龙忽然抓起一个花瓶,朝李炫丢过来。

趁着陆凡龙丢花瓶的机会,陆凡虎忽然往办公桌冲过去,一把拉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一把枪来!

枪的样子很简陋,一看就是用发令枪改装的那种,或许只能击发一颗子弹,可武器在手,陆凡虎顿时就趾高气昂起来。

“你们居然还私藏枪支?”李炫面对黑洞洞的枪口,淡淡一笑。

“你还笑?”陆凡虎脸上闪过一道狰狞,“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老老实实拿着拆迁补偿款滚蛋多好,偏偏贪心不足跟我们作对,这回,你不但钱没有,连命也没了!”

陆凡龙道:“别用枪……”说着从墙角的柜子里掏出一把匕首。

陆凡虎笑道:“还是哥哥你想的周到,用枪会惹麻烦的,用刀就不会。就说这小子闯进来抢劫,死了也白死!”

说着,陆凡虎用枪对准李炫,陆凡龙则操着匕首向李炫走过来。

李炫纹丝不动。

安静温柔的女生

陆凡龙越来越近,忽然亮出刀锋,狠狠朝着李炫的胸口刺过来。

李炫身形微微一晃,陆凡龙甚至都没看清楚李炫的动作,只觉得手中一空,匕首就不见了。

再看时,陆凡龙就发现匕首出现在李炫手中,在十指上翻飞,闪烁着恐怖的寒光。

“什么?”陆凡龙吓的魂飞魄散。

陆凡虎也紧张无比,他本来瞄准着李炫,可谁知眼前一花李炫就不见了,等再看到李炫的身影时,匕首已经被夺走了。

“你不要动!不然我就开枪了!”陆凡虎惊道。

“开啊。你的枪里只有一发子弹,建议你瞄准一点再打。如果打不中的话……你知道后果。”李炫把玩着匕首,一步步走向陆家兄弟。

陆凡虎浑身冷汗直冒,双手握紧了枪,颤声道:“你以为我不敢开枪是吗?站住,不要过来!”

“你不是想杀我吗,不是想要拆掉我的房子吗?开枪吧,扣动扳机,你想要的就能实现。”李炫笑道。

陆凡虎咬牙道:“你别逼我?”

“一直都是你们在逼我啊。强拆我的房子,还威胁我的亲朋。你们两个,真的该死。”李炫淡淡说着,继续迫近。

“开枪!”陆凡龙忽然叫道,“不然死的就是我们!”

“是你逼我的!”陆凡虎暴喝一声,扣动了扳机。

“嘭!”

枪口冒出一团火光和硝烟,发出震耳欲聋的闷响,在空旷密闭的办公室里回荡。

子弹射出去,李炫却好端端的站在原地,毫发无伤。

“打偏了?”陆凡虎目瞪口呆。

陆凡龙也觉得不可思议,虽然手枪的准头一向不佳,可双方的距离都不超过三米,这么近这么大的目标,如果也能打偏那还真是见了鬼!

就在这时,李炫张开左手,掌心里有一颗热腾腾还冒着白烟的弹头:“你在找这个吗?”

“什么?”陆家兄弟看着那颗弹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空手接子弹?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就算这是一把粗制滥造的改装手枪,威力并不算大,也不可能用手掌接住子弹啊!

“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陆凡虎手忙脚乱的想要再装填子弹,陆凡龙则骇然的看着李炫,浑身战栗个不停。

“我只是一个想要保护家园的人。本来,只要你们稍微更改一下规划,一切都好商量。可你们一定要选择这种方式,那我只能不客气了。”李炫道。

“你想干什么?”陆凡龙叫道。

李炫淡淡的道:“给你们,应有的惩罚。”说完身影一晃,手掌快疾绝伦的在两人脑门上各拍了一下。

“啪啪”两声,两股灵气灌入陆家兄弟的脑壳,一瞬间就摧毁了他们的脑部神经,两人顿时浑身酥软,瘫倒在地,口吐白沫,两眼发直。

他们的脑部被李炫破坏掉,从此变成了白痴。但任何医学检查都查不出李炫做的手脚,只能通过他们血液里的违禁品成分推测,他们是吸入过量导致的脑部受损……

……

第二天一大早,有人敲响了李炫的院门,来的是个胖子。

一进院,胖子的冷汗就下来了,拿着个手绢不停擦汗。他自报家门,名叫苏奇,是苏家旗下负责安州区域的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

“原来这个别墅区是你们苏家的产业啊……”李炫摇摇头,“早知道,我何必废掉陆家兄弟呢。”

胖子一听,腿都软了。他在平安省的地产圈子里也算是个人物,可在李炫面前,连个蝼蚁都算不上。

苏奇是苏家外系,距离核心圈子还有点距离,但他也隐约听说最近苏家的声势江河日下就是因为得罪了一个安州年轻人。

苏奇本来不相信这种事,苏家何等庞然大物,怎可能败给一个小年轻。

可接下来发生的一连串事件,不由得苏奇不信。

年轻人把苏家打的找不着北之后,又联手平安省其他势力插手苏家的家主人选,硬是把一个之前不被任何人看好的苏天推上了苏家家主的宝座。

苏天正式接手苏家,大刀阔斧的排除异己安插亲信,苏奇的地位岌岌可危,到处找关系想要保住自己的位置。

偏偏在这个时候,大丘县出事了,引得苏天关注,要求苏奇先过来处理,自己随后就到。

来大丘县之前,苏奇还觉得莫名其妙。大丘这个别墅区工程也就不到一个亿,对苏家来说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投资,让他来处理已经算是牛刀杀鸡,怎么家主还要亲自来一趟?

等到了地方,见到李炫,又听说负责别墅区拆迁工作的陆家兄弟变成白痴,苏奇再联系前段时间的一些传闻,终于明白苏天为什么要亲自来一趟了!

眼前这个年轻人,应该就是传闻里的那一个吧。

荔枝钱包app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