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流光猛然站起身,惊讶地望着琉茵,转身又对着门口唤着:“人呢?管家呢?

裳生殿下之前给的彩礼礼品,都入了王府的仓库吗?”

管家紧张地上前:“是的,都入库了。”

“们!”流光怒喝:“全送回去!送回去!我跟王妃都没有点头,们怎敢就这样把公主嫁出去?”

管家快哭了:“不、不是,这是两国外交做过接洽,然后两国陛下点头,这才送来的,这不是等同于陛下赐婚吗?

这种情形,我实在也不敢拦着啊!

再说了,裳生殿下真的是一表人才、完美无缺啊!”

“简直胳膊肘子往外拐!”流光怒道:“现在起,离职,……”

“流光!”上官赶紧叫住他:“别生气,陛下的旨意在这里,别说是他,就是,也不能违抗啊!”“呜呜~呜呜呜~我就要嫁给嘟嘟!就要嫁给嘟嘟!反正我不管!们不许再把我跟别人牵扯在一起,尤其是大殿下!也不许不接受我跟嘟嘟,除了嘟嘟,我谁都不嫁!我

谁都不嫁!”

玄心忽然冲出餐厅,对着流光夫妇哭诉着,转身就一溜烟跑上楼去了。

流光怒极,狠狠跺了一脚:“唉!”

甜美清纯女孩的公主梦

上官的脸上也是愁云惨淡,分外揪心的模样。

琉茵慌张地跑过去,鞠躬道:“王爷,王妃,我吃饱了,我先回去了。”

她跑了一步,又折回来,望着流光夫妇:“对了,我忽然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上官拍着流光的背,温声对琉茵道:“琉茵,说吧,咱们之间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那好,我就说了哈!”琉茵小手扶着胸口,一副鼓足了勇气才说的样子,道:“我觉得,们越是阻挠,二皇兄跟玄心或许就越是坚持。

相反的,们看现在大街上谈爱的男男女女,有很多自然而然就分手了的。

玄心是我好朋友,我也想给她最好的,我也觉得二皇兄配不上她。

但是,我不忍心玄心伤心难过,如果她觉得,最好的朋友都不支持她,她肯定会难受。

就好像,现在,自己的父母都不支持她的感情,她也会难受。

我觉得,们与其反对,与其现在抗旨不嫁,倒不如假装同意!

假装同意的话,有两层意思。

一层意思是,们可以借机观察一下二皇兄,看看他的为人什么的。

如果他表现确实好,们确实放心,那也是皆大欢喜。

如果他表现不好,自己后面犯了错,们只管盯着他不停地抓错就行了,然后拿着他犯错的证据去找陛下退婚啊!

们王府功勋赫赫,又有证据在手,陛下不可能无视二皇兄的错的。

另一层意思是,们给玄心空间,让她顺其自然地跟二皇兄相处。

两个人在一起,有时候时间久了,感情也就淡了,甚至还能发现对方很多缺点。

如果他俩分手了,那岂不是皆大欢喜?”

上官若有所思:“好像,是有这么个意思。”

流光也若有所思。

琉茵又道:“而且,们现在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们只是答应亲事,却始终不谈什么时候嫁,这样拖着,也是可以的呀。

没准拖着拖着,他俩就分手了!

如果不分手,们就继续拖!

玄心是修仙的呀,她绝对拖得起!

但是二皇兄是人类,短短几十年寿命,他肯定拖不起!

们完全没有必要跟父皇闹成这样,让大家为难,伤了彼此的感情。

们的感情,可是累积了好几代的,千万不要这样折损了不是?”

流光恍然大悟:“是!这才是最好的权宜之计!我为人一直愚钝,万万想不通这一点,今日多谢琉茵的提点!”

上官也觉得这才是最好的法子,横竖他们这边不点头,玄心就不能举行婚礼:“琉茵,真是太贴心了,真是个小机灵鬼!让我们怎么感谢才好?”

琉茵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伸手指指厨房:“桂花酥鸭,我就尝了两块,能打包带回去不?”

一句话,童言无忌般,让原本满面愁云的流光夫妇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管家赶紧道:“太子妃稍等,我让厨子专门做一只给您带回去,哪儿能让您带吃剩下的呀。”

琉茵摸摸小肚子,笑的甜丝丝的:“那好呀,有劳了,嘿嘿。”

上官感慨道:“琉茵,我们玄心幸亏有这样的好朋友,今日还是多谢谢。”

“不用谢不用谢!”茵连连摆手,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忐忑不安:“我……父皇只是让我来送餐,叮嘱我千万不可将两位皇兄打架的事情说出来。

可是我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

我感觉,我这一整天都在闯祸,不停地闯祸。

我……

我从东照国过来,本就是个老古董,对于现代的生活也在适应,一旦闯祸,娘家人又一个都没有。

其实,我心里到现在还是很害怕的。”

说着说着,琉茵眼睛红了,想哭:“我真的很怕父皇会生气,也怕晞会责怪我。

毕竟两位皇兄打架,家丑不外扬,我却……

可是我真的,不得不告诉玄心,我怕她万一不知道的话,事情越闹越严重。

这几日寝宫里一直很沉闷,大家都不敢随便说话。”

“我明白我明白!”上官握住琉茵的手,心疼不已:“也不容易,放心,我们这边一个字都不会泄露出去的!”

琉茵咬咬嘴唇,半信半疑:“真的?”

上官哭笑不得,流光也是忍俊不禁:“真的!”

晚上八点刚过。

琉茵提着大大的保温桶回来了。

进入寝宫大殿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她身上。

尤其是洛晞,很怕她不能顺利完成任务。

毕竟功德王的脾气,他没有相处过,却是一直有耳闻,那是个耿直古板、油盐不进的主啊!

洛晞站起身,紧张地望着她:“宝宝,怎么样?”琉茵扬着下巴,得瑟地提着保温桶,哼着歌:“无敌是多~多么寂寞~无敌是多~多么寂寞~”

草莓app视频污下载污已关闭评论